建筑师和声学工程师共同打造优越的学习环境

建筑不仅是简单地将钢筋、玻璃和混凝土堆砌起来,其外观、氛围、内部动线、便利设施和声学效果更为重要。来自法国的声学咨询机构Delhom Acoustique德洛声学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Jean-Philippe Delhom先生与瑞士建筑与项目管理公司VIRTUARCH德建的总裁侯德宁(Daniel Heusser)先生进行了讨论,畅谈他们在亚洲打造的出色校园、交流经验。

北京德闳学校

侯德宁:

我和Jean-Philippe先生是在上海德法学校的项目上认识彼此的。我认为我们之间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我们都努力为学生创造良好的学习环境。从声学工程师的角度来看,您认为达成这个目标的关键点是什么?

Jean-Philippe Delhom:

当我们谈论校园的时候,我们实际是在探讨学习空间的设计。在声学方面,我们需要让学生之间、以及师生之间的交流更为通畅。交流和学习息息相关,声学工程在此时能够发挥巨大作用,清晰的谈话让沟通变得容易,避免师生们疲劳。我们的职责就是通过控制噪声的传播带来声学上的舒适。

上海德法学校:声学设计提升孩子们的更高表现力,让沟通更流畅

侯德宁:

作为声学专家,您从技术角度出发,以改善声学性能为目标,而我们作为建筑师的目标则是使整体校园达到良好的性能。我们会探索空间的可用性、外观和氛围,考虑空间如何帮助提升学生的学习体验,基于此进行空间优化。对我来说,为不同年龄和需求、不同智力发展和不同对噪音可接纳水平的儿童设计校园是非常有趣的事。

Jean-Philippe Delhom:

我非常赞同您的观点:声学可能只是设计的一小部分,但它相当重要,因为声学会影响人们在空间中的感受。因此,声学设计不应被视为设计结束后,锦上添花的项目。为了提高效率,声学工程师和建筑师必须共同努力,将声学技术整合到设计中。我们应当了解建筑师和设计师的核心设计理念,然后给出遵循设计思路的声学解决方案。请再让我重申一遍,声学设计不应在最后加入,因为这会破坏建筑的设计,花费更高的成本。

侯德宁:

学校的关键空间始终是教室,学生们的大部分在校时间都在普通教室或专业教室中度过。这也是您在进行声学设计时的关注重点吗?

Jean-Philippe Delhom:

没错,教室非常重要。方才我们提到清晰度的概念:在教室中,即使没有良好的音响,学生依然可以理解教师所讲的内容。但如果教室中存在不合适的回声,学生会错过语句中的某些部分,此时大脑就会努力重组丢失的片段。大脑在潜意识中开始这项工作,大多数人甚至没有意识到他们的大脑正在帮助重组语句,但是这种潜意识的思考会消耗大量的精力,使人感到疲倦、分心,或者难以集中注意力。在漫长的一天之后,学生的表现将会因此变差。这就是为什么良好的声学效果在图书馆、食堂和社交区域等场所都很重要。这些空间是学习体验的一部分,故而对学生的校园生活也有深刻的影响。

德威苏州图书馆:安静、明亮、精心设计的空间

侯德宁:

您刚才提到,声学设计是整个校园设计的一部分。这点我非常赞同。当我们设计空间时,我们当然会考虑这个空间能怎样帮助未来会真正身处其中的人。对于作为建筑师的我们来说,重要的是要知道学生将如何使用他们的校园,他们将怎样在校园内穿行,他们想在校园内做什么。我们的设计总是从一个根本问题开始——学生们对校园的期待究竟是怎样的。对于学生来说,他们的学校应该是一个让他们感到舒适并且可以健康成长的地方。校园必须看起来就是学校的样子,声音亦然,不能太喧哗,也不能过于沉默。

演艺空间

北京凯文学校剧院

北京德闳学校剧院

侯德宁:

我们能在很多学校里看到演艺空间,尤其是在大型校园项目中。举例来说,剧院是许多学校的核心,是其展现其卓越的平台。大型学校往往还设有特殊表演空间,例如黑箱剧场、音乐室、排练室,在这些场所中,声学表现极为重要。您如何应对这些演艺空间的声学设计挑战?

Jean-Philippe Delhom:

好问题。PAC(表演艺术中心)对我们的声学工程师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因为PAC必须是多功能的,甚至大型PAC也有多功能的需求。客户不仅希望将剧院用于戏剧演出,还希望将其用于大音量音乐、古典音乐或舞蹈表演。事实上,每种表演都需要不同的声学设计,不同的混响。在项目启动时,我们面临的挑战是要了解剧院的主要用途,来评估可以接受的折中方案。理想的情况是,我们向学校提供适用于各种表演的声学设计,即可变声学效果。但由于其操作复杂、价格昂贵,大多数学校项目无法负担。因此,我们需要在项目开初投入时间,明确项目需求。

侯德宁:

作为建筑师,我们试图减少冲突的数量。在大型校园项目中,我们有机会分别根据特定的用途设计不同的空间;除了大型剧院,我们也许还能设计一个较小的礼堂,更适合演讲。大型校园还有音乐区域,我们尝试在其中划分出管弦室、乐队室或登记室,以便针对每个演奏方式优化房间设计。我们可以根据课程安排为师生提供适宜的空间。就可用性而言,这种以特定需求设计的教室更方便使用——当你更改教室用途的时候,你不需要改变太多嵌板,因为教室已经根据惯常用途优化过了。

Jean-Philippe Delhom:

是的,这确实很常见。因为正如您所说,可变声学效果非常昂贵,并且有诸多限制。大多数时候,我们从决定每个空间的特定目标入手。在了解空间的主要表演用途之后,我们会为之提供适配的声学效果。即使没有用于特定目的,这个空间的声学效果也必须是可以接受的。这其实是“完美”与“常用”的折中结果。正如您所说的,这就是我们实际运用的方法,大多数时候,可变声学效果并不是我们采用的解决方案。

北京法国国际学校多功能演艺中心:优化的声学效果

比如说,您提到了音乐教室,这点就很有趣,因为音乐教室没有通用的目标与需求,这是学校根据他们的教育方式来决定的。一方面,一些客户希望他们的音乐教室适合音乐分析,这意味着需要声音很干,从而能听到所有细节。这对老师来说大有助益。另一方面,声音的干就意味着极低的混响,学生会因此觉得自己犯了很多错误,可能会失去自信。在了解这种情况后,一些学校要求我们在音乐教室中保持更高一点的混响,既足够进行分析工作,也能为学生带来更多舒适。

侯德宁:

这是一个有意思的话题。不完美对孩子的成长也很有价值。我们设计学校必须使其具备整体功能,但是校园不应该失去其有趣的元素,且更应该为有趣而设计。举个例子,学生当然不应该跳下楼梯,但事实上孩子们就是会跳。这他们的天性。因此,我们的设计需要考虑这些行为,包容孩子们的心理。我想这就是您所指的。着眼于儿童的成长,我们不仅要考虑校园应有的价值,还应考虑学生幸福感的各个方面,使孩子们能够在激发灵感的教育环境中探索和检验他们的想法。这是我们设计学校时的重要考量。

在下篇中,侯德宁先生和Jean-Philippe Delhom先生将与您分享他们对校园剧场设计和材料选择的心得。敬请期待。

Jean-Philippe Delhom

声学咨询机构Delhom Acoustique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Jean-Philippe Delhom是一位高级声学工程师,拥有30多年从业经验,致力于构建更好的环境,并在世界范围内推进声学的舒适。自1995年以来,他的创造力推动了欧洲和亚洲四个机构的发展,在全球各大洲顺利完成了8,000多个项目。

侯德宁(Daniel Heusser)

VIRTUARCH德建的创始人兼总裁,建筑师侯德宁(Daniel Heusser)先生在上海,曼谷和苏黎世设有办公室,领导着一支约80名员工的团队。在过去的18年中,该团队已经成功地在中国和东南亚地区成功交付了150多个学校项目。

侯德宁(Daniel Heusser)

VIRTUARCH德建的创始人兼总裁,建筑师侯德宁(Daniel Heusser)先生在上海,曼谷和苏黎世设有办公室,领导着一支约80名员工的团队。在过去的18年中,该团队已经成功地在中国和东南亚地区成功交付了150多个学校项目。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