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办公场所的演变

从“宾至如归”,到居家办公,再到度假式办公场所

居家办公如何改变办公理念?

新冠疫情的爆发在各个方面颠覆了我们的日常生活,相较于2019年,如今的生活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居家办公已经成为一种全球范围内的新型工作模式。在奥密克戎病毒的冲击下,居家办公在中国也是热门的话题。那么办公模式的转变对于传统办公场所产生了哪些影响呢?传统办公模式在未来将扮演什么角色,并会为人们提供什么?上海德国中心的首席执行官兼主席夏建安先生和瑞士建筑及项目管理公司VIRTUARCH德建的负责人侯德宁先生对此展开了讨论。
侯德宁 我认为新冠疫情促使了居家办公在全球范围内的普及性。例如,在美国,众多科技巨头公司的员工更愿意远程居家办公,而拒绝回到办公室。而在中国,上海德国中心为德国及国际客户,其中包括为试图立足于中国市场的客户提供办公场所。请问你们是否注意到,随着居家办公的浪潮,实体办公空间的预定正在逐步减少呢?
夏建安 在上海正式因疫情封锁之前,我们办公室的预定量并未减少。与之相反,我们收到了更多的订单。在我看来,居家办公的概念还未在中国广泛传播,其吸引力也依旧不足。当然,有多个原因造成了这样的现象。首先,我们的客户原本可以不受影响和限制地工作,但随着奥密克戎的到来,在上海的人们不得不改变这样的生活方式。需要注意的是,中国的生活方式和常见居住类型跟欧洲截然不同。在中国,大多数人选择人住公寓,从空间分布上相对拥挤。通常孩子、老人,甚至是家政人员都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单从这点上来看,德国家庭则拥有更多的生活空间。一部分德国人会选择独居,而不是跟家人一同生活。在中国大城市中,有很多布局紧凑的小型公寓,在瑞士和德国几乎见不到这种布局。那里的许多人选择居住在郊区的住宅或乡间小屋中,亦或是城市宽敞的公寓里,但这样的情况在中国并不多见。
侯德宁 没错,瑞士也跟德国一样有类似的情况。在苏黎世,人们会选择住在距离市中心15分钟路程的地方,推开家门周围就是茂密的森林。这种场景通常不会出现在中国。相比之下,欧洲居家办公的体验感的确会比在中国更舒适,因此居家办公在欧洲也更受欢迎。 目前也在逐步发展另一趋势,商务旅行成为了工作场所新架构的主要驱动力。尤其是在销售领域,销售人员在路上的时间基本多于呆在办公室的时间,由于他们可以把所有资料都储存在电子设备里,所以并不需要一个固定的工作场所。在这种情况下,共享办公空间显然更具优势,为了提升其吸引力,共享办公空间正在逐步扩建和完善。在VITRUACH德建的项目中,同样采用了办公咖啡馆的理念。我们会将办公楼的一整层改建为休闲空间,或者在打造新建筑的初步讨论时,就规划多功能区域,使员工们犹如身处咖啡馆那般,在轻松的氛围中,围坐在一起,喝着咖啡讨论工作。对于居家办公普遍度高的国家来说,这种理念更将成为未来的发展趋势。很显然,如果员工每周只有两天在办公室内办公,那么40%的空间就不再需要被规划为固定的工作场所。新的工作场所将日益成为促进人与人间交流的空间。
夏建安 的确如此。有趣的是,德国中心的设计理念正是为了促进非正式的交流,我们不仅仅是把空间租给小型企业,而是为其提供一个交流的平台。在太仓德国中心,我们有公共办公室、大会议室、咖啡馆、面包房等,这些区域是小型企业无法利用自身空间所覆盖到的,共享区域这一理念在未来会变得越来越重要。同时,我们坚持致力于绿色空间,着重打造建筑中的植物种植。就如你刚刚所提及的:在苏黎世,不用驱车驾驶很久,就能听到牧场里传来的牛铃声。而在上海、太仓,或其他中国二三线城市是不会有这样的体验,因为大家所面对的是一个完全不同的情况,因此办公场所内的绿色空间显得格外重要。我们与德建一起携手打造了比上海德国中心更加完善,设施优越的太仓德国中心。 侯德宁 所言极是!在这15年的时间里,上海的建筑间差异显而易见,变化十分有趣。就当时而言,德国中心的楼宇质量和服务都比其他办公楼要来得好,这也正是建筑间的差异体现。一如既往完善的娱乐和社交的设施,如今的太仓德国中心甚至可以在工作期间提供更多的社交活动及功能。曾经那些工作以外的社交功能在如今越来越多地融入进工作,这也是未来的发展趋势。
侯德宁 在我看来,未来还存在着另一种发展趋势,就是不限地点的居家办公趋势由于居家办公实际意味着不不限制办公地点,所以德建正在巴厘岛上进行着一个有趣的项目。我们正在规划一个小型的工作度假村,叫做Workation,含义是将工作与度假结合在一起。在工作度假村中,除了设有工作区域、会议室、数字化基础设施外,当然还包括热带度假环境中令人愉悦的生活休闲区域。
夏建安这个巴厘岛项目真是太棒了!在居家办公的环境下,员工的忠诚度容易下降,也会忽视工作与生活间的平衡。在这个巴厘岛的项目中,突出了工作与休闲相融合的重点,保障了轻松的工作氛围,以及环境具有社交及多功能的使用。在日益数字化的时代,人们可以选择在任意地点工作,那些仅用于办公的空间将逐渐失去往日的吸引力。另外,若在全球化极富潜力的团队中工作,那么在某一时期,团队会到一个充满吸引力的地方去建设新的企业形象,从而提升其员工的忠诚度及工作效率,想到这些真是让人充满期待啊! 侯德宁 是的!在未来我们将打造更多关于工作空间的设计概念。VIRTUARCH德建团队也热衷于为工作空间多样性的建设持续做出贡献。
关于 Christian Sommer 夏建安
Christian Sommer夏建安先生在中国工作和生活了20多年。这位律师,也是充满热情的乒乓球运动员,在上海最早的德国律师事务所开始了他的职业生涯,并在2005年担任现职之前建立了北京德国中心。2016年,他成立了太仓德国中心,这是上海德国中心和青岛德企中心的子公司。2016年,他被任命为亚历山大·冯·洪堡基金会德国总理中国奖学金的项目大使。2017年他荣获江苏省苏州市荣誉市民称号。2021年因杰出贡献获得上海市白玉兰银奖。作为上海摇滚乐队“Shang High Voltage”的贝斯手和创始成员,以及中德乒乓球锦标赛的协办方,他始终致力于推动中德文化交流。
关于 Daniel Heusser 侯德宁
侯德宁 Daniel Heusser 曾就读于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学习建筑学;1994他来到中国,为一所瑞士建筑事务所成立合资公司。2003年后,他开始管理德建在上海,曼谷和苏黎世的事务所。团队共有约80名员工,在中国和东南亚承接了200多个办公项目,其中包括太仓德国中心、隶属上海德国中心的太仓德国中小企业的孵化中心等。
关于太仓德国中心
2016年6月,全球第六家德国中心在太仓开业,大楼共有5层,总面积达8500平方米。该建筑荣获LEED金奖(能源与环境设计领导力)和DGNB金色证书(德国可持续建筑委员会可持续建筑证书),在黄金地段为德国以及中国和其他国际企业提供了现代化的办公空间。太仓德国中心是上海德国中心的子公司,隶属于巴伐利亚银行。它是全球德国中心网络的一部分,其他中心分别设立于上海,北京,墨西哥,新加坡和莫斯科。德国中心由巴伐利亚银行和巴登符腾堡银行投资建设,受到联邦和州级部委以及各种协会和机构(如德国工商业联合会DIHK,德国机械设备制造业协会VDMA,联邦德国工业组织BDI)的支持。
Scroll to Top